Bring Aiweiwei’s Flowers to Travel|帶艾未未的花去旅行

chowmanhing aiweiwei

 

Bring Aiweiwei’s Flowers to Travel|帶艾未未的花去旅行
Performance Art, 2014.4.15, Beijing

來到北京,經已對商業(老)化了的798藝術區失去了興趣。現在比較想去的是草場地國際藝術村。

從地鐵三元橋站,搭的士到位於五元橋的草場地大約三十元;途經酒仙橋時可以看見數里長的街頭塗鴉,接連不斷。這裡的塗鴉篇幅大而且畫工細緻,一看就知不是在黑夜裡倉促完成的。

草場地國際藝術村比798藝術區佔地大上十倍以上;地道小飯店、日常用品店、各式三輛車小販攤擋, 人們依然生活來往其中。國際藝術村,少不了國際化咖啡館。一杯國際化焦糖拿鐵四十元,一蝶地道飯店小菜炒飯十塊錢;反差非常大。我發現另一種有趣的新舊差別──花灰磚和紅磚。新落成的,用作藝術展館或其他商業用途的建築,用的是花灰磚;地道的民宅,用的是紅磚。

由於佔地面積龐大,我花了不少時間, 問了不少路人,數著畫廊的門號── 這天,其他展館對我沒有吸引力──最後花了一杯拿鐵的價錢,從某咖啡館的老板口中才得知怎麼去258號。

草場地258號,是艾未未的「FAKE」工作室。Fa Ke 原意是FUCK的中譯拼音;亦可解作弦外之音「虛假的」。

花灰色的磚牆,翡翠綠的鐵板門緊閉。門外一架鎖扣樹幹的自行車──車籃中放置一束鮮花──對峙著路旁蓋布的(估計是)監控艾未未的公安車輛。 那束鮮花是艾未未自2013年11月30日起,每天早晨放置的,直至他恢復自由旅行的權利為至。

正對面、左右兩側,共四部CCTV同步監視著這一切。

我按了按門鐘。一名國外的男子開門,他領我走進室內的辦公室,內牆掛著霓虹燈大字母「F U C K」,一女園工在草地上為花草樹木澆水。辦公室內還有兩名中國男子,他們(艾未未的僱員)坐在電腦前工作。其中一人問我來做什麼事。我說,我是來探艾未未的。艾未未不在,他說──我心想,也許艾未未正在忙於偷拍電影吧。我和他聊天,打算知道多一點艾未未的消息,他很謹慎地回答,沒有透露任何情況。

然後他說,現在你應該離開了。

我走出門口。凝望一會那些CCTV,我感到鏡頭之後也有人在觀望我。然後我的目光落在自行車車籃的那束渴望自由旅行的鮮花上。我突然萌生一個衝動──我在車籃上拿起三支鮮花,決定帶它們去旅行。